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會議 >

“性別與法律研究的回顧與展望”研討會成功舉行

2016年11月18日,法學研究所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舉辦“性別與法律研究的回顧與展望”研討會。法學研究所、國際法研究所專家學者20余人參加研討會。

 

研討會開幕式由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顧問朱曉青研究員主持,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國際法研究所聯合黨委書記陳甦研究員致辭。陳甦書記在致辭中對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過往工作給予高度評價與肯定。他指出,中心成立以來,為推動中國社會性別平等發展做了大量工作,取得豐碩研究成果。陳甦書記就今后如何推進中心整體工作,提出三點建議:第一、明確研究目標,著重關注性別問題的本質、意義以及與性別相關的國家法律、政策實施等方面的研究;第二、創新研究方法,著眼于一般與個別、普遍與特殊、抽象與具體等不同研究范式相結合的理論闡釋、實證分析和實踐觀察。第三、繼續打造研究工作的亮點,引領并推動反家庭暴力、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等領域的法制建設,進一步擴大中心社會影響。

研討會主題發言與自由討論環節由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薛寧蘭研究員主持。中心顧問陳明俠研究員和黃列研究員分別作主題發言。

   

陳明俠研究員指出,法學研究所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的創立與發展以中國反家暴立法進程為依托,同時又為推進反家暴立法與司法實踐作出了卓越貢獻,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第一、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利用理論研究和實踐工作的資源優勢,對《反家庭暴力法》的出臺發揮了重要的、自下而上的推動作用;第二、切實影響并促進人們對于性別意識和社會觀念的改變;第三、通過建立反家暴網絡等方式,大力培養研究人才,并形成一系列研究成果。陳明俠研究員還強調,當前中國性別與法律研究領域面臨諸多問題與嚴峻的挑戰,更加凸顯了今后工作的必要性與重要意義。

黃列研究員指出,研究性別問題不應忽視其背后的社會文化現實,而解構西方理論下的女權主義運動與思潮有利于拓展新的研究空間、探尋新的理論資源,有利于把握性別問題的內涵與特征。她從西方女權主義法學的不同發展階段入手,詳盡闡述了“自由主義女權法學”、“文化女權法學”、“激進女權法學”、“后現代女權法學”四個主要法學流派產生的背景、各自的特點、主要觀點以及產生的社會影響等問題。

在自由討論環節,與會代表圍繞著“性別與法律研究的回顧與展望”這一議題,展開熱烈而充分的討論,從不同的視角與維度提出新的觀點與建議。

    

    

中心主任薛寧蘭研究員認為,性別與法律研究應當以問題為導向,采取開放的研究模式,鼓勵與吸納不同學科、不同領域的專家共同參與。國際法研究所李贊副研究員將老年人權益保護與性別問題相結合,闡釋了如何對老年婦女開展精神慰藉問題。法學研究所張廣興研究員認為,性別研究應當注重傾聽不同的聲音,將客觀、理性的中立視角納入性別研究。國際法研究所曲相霏副研究員認為,法律制度設計的多元化途徑對于實現婦女等弱勢群體的權益保障具有重要的作用。法學研究所徐卉研究員指出,當前性別問題在制度層面面臨著困境,并特別就性別少數群體的問題提出自己的見解。法學研究所金善明副研究員以城鄉二元結構為切入點,分析與探討農村婦女在經濟層面的困境以及權利保障路徑。法學研究所屈學武研究員認為,法學觀念與文化的重塑是促進性別問題研究的關鍵環節,應當立足于婚姻法、勞動法、人權法等法律制度,切實實施對弱勢群體的特殊保護?!董h球法律評論》編輯部王雪梅研究員認為,國家法律與政策對女童權益的保護,應當給予更多關注并投入更多資源,切實保障女童受教育權以及消除歧視與偏見。法學研究所焦旭鵬副研究員從刑法具體條款入手,強調了中國刑法領域的性別中立視角的重要性。法學研究所冉昊研究員認為,性別研究與制度建設有待對內在合理性與功能合理性的選擇做出回答?!斗▽W研究》編輯部李強提出,性別問題的研究是全方位的、并貫穿所有學科,將性別問題作為一種研究方法而非單純作為研究對象,更有助于在內容廣泛的知識體系中開展跨學科研究。

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學研究》編輯部主任謝海定副研究員作總結發言。他指出,性別與法律研究是一個復合性問題,與人類活動的各個方面和各種問題相互交織。因此,開展性別與法律研究不僅需要結合跨學科的探討,并且須注重在西方性別理論中注入中國實踐,通過在研究中培養性別視角以克服傳統研究模式的不適,從而逐步構建有效、系統的中國理論表達方式。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將繼續以法學所、國際法所為依托,團結和協調所內研究力量,力爭取得新的研究成果,為促進中國婦女事業發展與性別平等作出更大貢獻。

(國際法研究所郝魯怡整理報道)

相關信息

韩国亚洲精品A在线无码,久久性色欲AV免费精品观看,男男GAY啪啪网站18禁,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