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會議 >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國際法所聯合舉辦“深入學習習近平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和思想理論”研討會

1月18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國際法研究所聯合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人權研究中心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全面依法治國智庫共同承辦的“深入學習習近平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和思想理論”研討會在京舉行。

2022年1月18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聯合主辦的“深入學習習近平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和思想理論”研討會在京舉行。研討會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人權研究中心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全面依法治國智庫共同承辦,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西亞非洲研究所、法學研究所、國際法研究所的學者專家出席會議。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所長、院人權研究中心主任莫紀宏作主旨發言,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國際法所聯合黨委書記陳國平作會議總結發言,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李林等六位學者擔任與談人。

 

 

莫紀宏研究員在主旨發言中表示,正值《習近平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摘編》(以下簡稱《摘編》)剛剛出版之際,法學所、國際法所共同召開會議圍繞“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和思想”展開學術研討,必將掀起法學所和國際法所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和思想的熱潮?!墩帯芬粫譃?個專題,共計335段論述,全面系統闡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觀。從人權理論的基本構成要素出發,對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的各項論述進行深入和系統分析,可以看到:“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具有鮮明的馬克思主義人權立場,指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發展道路的重要特征,突出了“以人民為中心”的集體人權價值,強調了人權事業發展的“制度邏輯起點”,科學闡述了民主、法治和人權價值在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中的相互辯證關系,關注了人權事業發展的根本方向問題。莫紀宏表示,這一系列重要論述初步形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理論的框架,并與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重要論述和習近平法治思想一道,共同構成推進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現代化的理論基礎,對于不斷有效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和構建完善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保障體系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論建構作用和實踐保障意義。

 

 

李林學部委員表示,《摘編》一書的出版展現了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尊重和保障人權方面的原創性思想、變革性實踐、突破性進展和標志性成果,在我國人權理論和實踐發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里程碑意義。李林認為,《摘編》具有七個方面的特色:一是黨和政府始終堅持尊重和保障人權,不斷推進人權建設事業;二是堅持走適合中國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三是堅持人民至上、人民幸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四是統籌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三個起來”和人權的分階段發展;五是統籌尊重保障人權、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和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六是統籌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的發展,保障相應的五大權利,實現五大文明;七是統籌保障人權、實現社會公平正義和人民共同幸福?!墩帯愤€具有六個法理特征:在理論上揭示人權普遍性和特殊性相結合,但強調人權發展道路的特殊性和階段性;評價上堅持人權的共同性和差異性相結合,但強調人權歷史文化和現實國情的差異性、國別性和民族性;在主體上堅持多數人人權和少數人人權相結合、集體人權和個人人權相結合,強調人權保護的平等性和有效性;在內容上堅持“三代人權”相結合,承認人權內容的廣泛性,但強調生存權發展權是首要的基本人權;在范疇上,堅持國內人權與世界人權相結合,但強調國家主權優于人權;在保障上堅持政治、經濟、社會和法治相結合,彰顯黨的領導、政府主導和制度維護的顯著特色和優勢。李林還回顧了法學所、國際法所在人權事業發展尤其是人權研究方面的光輝歷史和重大貢獻,希望兩所作為人權研究重鎮能在新時代煥發新生命,展現新作為。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所長、院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柳華文研究員表示,《摘編》的出版是中國特色人權觀的重要總結和權威表達,具有重要意義。全書布局完整、結構科學、論述深刻,既體現動態發展的中國人權觀,又彰顯立足國情、以人民為中心的精神內核。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論述體現了中國特色人權觀的博大精深,我們需要認真學習和貫徹,指導人權研究和實踐。習近平總書記曾在致“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周年座談會”的賀信中強調,我國人權工作者要“與時俱進、守正創新,為豐富人類文明多樣性、推進世界人權事業發展作出更大貢獻”,這是對人權學者的莫大鼓舞,也是時代賦予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的重大新使命。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謝增毅研究員在發言中指出,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論述主題鮮明、內容豐富、思想深邃,全面系統闡述了中國特色人權觀,是新時期做好人權研究工作的重要遵循。他結合自己的研究領域和分管工作作了三點表態:一是深入學習。要深入學習領會《摘編》的主要內容和核心要義,結合習近平法治思想、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重要論述等一起學習。二是做好服務。在今后的科研管理工作中要為法學所研究闡釋《摘編》做好服務,推動人權研究不斷深入,更好發揮中國社會科學院人權研究中心在深化人權理論研究、服務黨和國家決策方面的作用。三是加強研究。要結合自己專業領域,深入研究社會法在保障和促進生存權、發展權方面的作用,加強勞動就業權利、社會保障權利和特殊群體權益等人權具體領域的研究,為人權理論發展作出應有貢獻。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所長翟國強研究員表示,通過學習《摘編》,深刻感受到我們黨對人權的認識經歷了不斷深化的過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尤其法學研究工作者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的主要任務就是深入學習領會《摘編》,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的重要論述指導學術研究。在學習、研究、宣傳、闡釋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的過程中,要注意區分宣傳角度的理論闡述和嚴謹認真的學術研究,從事學術研究要更加注重研究人權的基本概念、保障范圍、法律界限、制度保障等學術問題。只有把學術意義上的人權理論研究好,才能為黨的人權理論創新做出新的貢獻。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科研處處長劉小妹研究員表示,學習、闡釋、研究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尊重和保障人權論述意義重大,應當充分認識到尊重和保障人權是構建一個可實現的合作共贏、更加公平正義的世界新秩序的價值基礎、根本動力和具體路徑;應當準確解讀人權內涵,破除“人權是西方的”的觀念。在歷史的語境和中國的路徑中尋求人權的價值訴求和規范表達,在中國的文化和國家目標中理解人權的內在邏輯和豐富內涵,尤其是集體的人權觀和積極的人權觀;應當找準中外共識,融通全人類的共同價值,形成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講好中國人權故事,加快提升中國話語的國際影響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國際法研究所法治戰略研究部主任李忠表示,人權有其普遍性和特殊性,正確認識二者關系,在此基礎上形成更大范圍的共識,對于推動中國人權事業發展至關重要。中國與西方的人權對話常常出現誤解和分歧,經常處于不同的頻道。要解決好這一問題,就必須首先找到中西方人權的共同點和特殊性。從共同點出發,容易達成共識,在此基礎上談特殊性,也易于理解和接受。事實上,中西方關于人權的認識在許多方面是一致的?!墩帯分杏泻芏囿w現中國人權法治進步的內容,例如進一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糾正冤假錯案加強人權司法保障,要求國家工作人員遵守民法典,等等。這些內容中西方是有共性的。因此,加強中國與世界的溝通,在普遍性基礎上強調特殊性,有利于我國人權事業被其他國家所認識和了解。

 

 

陳國平書記在總結發言中談了五點體會:第一,人權研究要放在繼續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背景下進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始終尊重和保障人權,堅持把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和自身的實際情況相結合,走出了符合中國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要堅持正確的黨史觀,充分認識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權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深入探求中國人權事業發展的規律,認真總結我們黨和政府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成功經驗。第二,要注意把人權研究和中華優秀傳統法律文化研究結合起來。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在新的征程上,要“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我理解,研究人權問題也要注意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有關的思想和制度的研究。第三,人權研究要放在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背景下進行。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一方面要制定和完善與保護人權有關的國際規則,促進世界人權事業發展;另一方面面臨國際人權領域的斗爭,我們一定要贏得這場斗爭,這兩方面都需要我們充分發揮黨和政府的智庫作用。第四,對人權的研究要與對法治的研究結合起來。人權事業的發展離不開法治的保障。我們要加強國家法律中人權保護的內容和司法實踐中保障人權的案例的研究,以此促進我國人權事業的發展。最后,要發揚法學所、國際法所的優良傳統深化人權研究。過去兩所的前輩在促進我國人權事業的發展、助力我國的國際人權斗爭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我們要在此基礎上再接再厲,爭取新的更大的成績。

 

 

研討會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李洪雷主持。

 

 

 

相關信息

韩国亚洲精品A在线无码,久久性色欲AV免费精品观看,男男GAY啪啪网站18禁,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